近期回坑ES/狱都

盐渍五竹

K漏/2164颗糖


联动【K漏】2988把刀  形式也有试着照应
糖我已经写不出来了哇,只能这样啦    写得也不好  大家多多指教
*1:这句话是真的没写完,随意想象
*2:改自《邻居们》






0


灯笼,灯笼是伪装得极其逼真的两*¹




1


人气组合,人气组合,哦漏自己是想不明白什么时候加了个“人气”这个词,他眼里都那么个样儿,台上人动动嘴,台下人“好!”上一声,这一出就算完了。可能有点当局者迷的成分吧,毕竟他只看得见前面几排人的脸,其他地方都是黑的一片,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不管怎么样,过去两年里他们都没想过能跟“人气”搭上什么边儿,千言万语都不及KB一句“气人组合”来得妙。


哦漏穿着拖鞋踏踏踏踏踏,嘴里叼着根冰棍过来搭着KB的肩,往电脑屏幕上一指,讲话含糊得像嘴里含着个灯泡:“我们这么厉害啊。”


“你当是做梦呢。”


“你做梦比我多。”他咯嘣一口咬碎了前端,牙齿冷得发麻,打了个寒颤把剩下的一把塞进KB嘴里,往KB肩上重重一拍,KB差点疼得嗷呜,啪地一声听得哦漏手都有点疼,还是整理整理声音开口:“好好干啊,兄弟!”


说完他就笑得倒在身后的床上起不来,这时候才发现手是真的有点疼,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是真道理,感谢牛顿。


KB也想笑,但是他嘴里塞着冰棍,又因为刚刚那一下痛得皱着眉还没缓过来,这样一动嘴角表情就极其怪异,笑得跟哭一样。




2


为什么明明走出去温度没有一点变化甚至室外温度都要低一些还要开着空调调到二十八九度大概是个未解之谜。五月多,四舍五入不就是夏天了嘛,反正也是一天热一天冷,完全可以理解,空调也要工作,不开它它到哪儿找工作!这是KB和哦漏正经开玩笑时得出的一致结论。


窝着打游戏的时候说话最容易讲些有的没的,上句不对下句,打个比方就是前者问“天宫一号受控坠落时先调头让原本朝后的推进器向前点火通过反推实现制动离轨是否正确”,后者回答“果蝇的身色基因和翅形基因好像不在同一对同源染色体上”一样,就是这么个形式,如果哦漏问“你说干什么不好非要唱歌”,KB可能回答“今天没下雨”或“我觉得你唱歌蛮好听”,然后哦漏嗯两下,接着开始下一个话题。


KB坐在沙发一边,哦漏就往他旁边坐上去背靠他一边肩膀,他要是让他起来,他就说他做梦,美其名曰关照老年人。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这和哦漏的人前形象根本不一样!KB内心哈哈两声,手指把手机屏幕按得叭叭叭叭响。


“不然怎么对你,要不要我现在跑你怀里,叫你一声‘KB哥哥’你敢答应吗?”


KB眼珠子转了一圈,“好像也不错。”


“滚吧。”


“我现在就滚。”


KB一起身,哦漏一倒,头磕在沙发扶手上,还好是软的,没那么痛,就是有点晕,他还没缓过来去找KB,头顶上就冒出个人。


KB学着某腔调从上面把声音扔下来:“好哥哥,别生气,我带你出去吃夜宵。”


好家伙,这声音真的跟水洒下来一样把周围包了一圈,环绕立体的!哦漏觉得脑袋好像泡在水里,瞪大了眼睛发呆。




3


这夜宵丰盛得简直跟午饭一样,两个人还能奇迹般地吃完,可喜可贺。


哦漏执意要走在KB后面,引起了KB的防备,问他到底要做什么,哦漏下了保证什么也不干,KB才满脸江信江疑地转过身去。为了证实自己的承诺,哦漏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把脚步踏得很明显,声音一样大,距离一样远。


他是不会再干什么拍视频的事情的,不会。


他真的没有干什么突然袭击KB的事,这是废话,他本来就没准备。哦漏只是享受这个自由悠闲的过程,放大了讲,不如说他享受这种生活。如果以消耗燃烧自我而逐渐衰竭的方式这样过,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反正现在年轻,年轻是害人的东西,每个人都得被害一回,回头还要讲一声谢谢你啊,仿佛不如此不足以成其人生。


自然风至少比空调风要清爽,当然月亮总归是外面的好看,因为屋里的有窗户挡着。其实这个时节的月亮不冷,夏天嘛。它在一般印象中总是很清冷,可有点冤枉,实际上,性质和正月十五的灯笼差不多,只是感觉相反而已。


哦漏看着路灯反而打了个抖,看月亮就没这种感觉。月亮把周边照得透亮,云层亮面暗面分得很清,使人想起太阳的光荣。*²


“我也请你吃东西。”哦漏追上去了,跟讲秘密一样地说。


“吃什么?”


“吃土喝风!”


“谢谢你啊,我感动得都要哭了。”


KB作出“打从心底里感激”的表情,还真挤下两滴眼泪,哦漏给他鼓掌,说KB先生真不愧是万年影帝啊,戏演得就是真。不就是流眼泪吗我也会。说罢眨眨眼,也挤两滴眼泪出来,一秒破功,笑到弯腰。




4


客厅房间都不开灯,就只有电脑和手机亮光。哦漏想起原来他俩自嘲是搞笑组合,觉得蛮合适,他跟KB说:“咱俩应该去当相声演员,你逗我捧。”说相声也是台上人动动嘴,台下人“好!”上一声,一样的。


“那你再喝两年风去吧。”


哦漏跟没听到他的话一样,“要是老了还能组个老年艺术组合什么的,表演内容就是养老,多好。”


“我看可以,挺适合你。”KB坐着转椅开始自转,又用脚蹬着在房间蹿前蹿后,玩得很开心,差点没高喊芜湖。


“我以前真的想上台唱歌。”


“好。”


“你过来,”哦漏原来横着躺在床尾,突然“腾”地一下起身,坐在床边向KB招手,“爸爸保证不会打你。”


KB边滑过去边挑挑眉问:“怎么证明?”


“爸爸这么爱你还会打你?”


哦漏确实温柔,仁慈,温柔得像是KB的老父亲。KB如此感叹,滑得慢悠悠。


哦漏一只腿跪在KB座位旁边的空余地方,伸出两只手开始揉KB的脸,然后捏住往两边扯一扯,小声嚷一句哇原来手感真这么好,仿佛完成了他长久以来的梦想。哦漏是看KB被他捏的表情逗笑的,KB是被哦漏的表情逗笑的,他们脸上都是电脑映上的光,比月光要冷,透着点深蓝色,照得清皱起的眉尖。


“哈哈,你怎么笑得跟哭一样,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40)

© 盐渍五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