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回坑ES/狱都

盐渍五竹

下浮



CP | 觉瞬





孵化的第二天。


青沼瞬并不心急,孵化生物本就是一项高难度的课题,即使是拥有巨大天赋的他,也需要很长时间。他从不需要为自己的课题愁眉苦脸——也许。但是很枯燥,长时间集中注意力面对着一个蛋,即使这个蛋,曲线多优美,颜色多明亮,多么没有瑕疵,它也只是个蛋而已。


稍稍游刃有余了些。他分出点注意力来,观察其他人。进展都差不多,除了小部分慢一些的。能力太差的,两年前大概就已经被处理了。熟识的伙伴们都很认真,没有人注意到他偏移的眼神。秋月真理亚浮在半空,在渡边早季旁边,但眼睛没有看着下面;渡边早季对待课题一直十分专注,自然也看不见他;伊东守呆着一张脸,沙子在他面前不断飞动,也不知道他在画什么,八成是真理亚的画像,情绪不太稳定,沙子都溅出来了好些;朝比奈觉还在一点一点弄着他的镜子,差不多成型了,表面能反射出一点模糊影像来,青沼瞬在里面看见了朝比奈觉快要朦胧成色块的脸,还有眼睛。


镜子入射和反射的物像角度好像是相等的。


他就用余光瞟着那面还在完成中的镜子,看看朝比奈觉是个什么态度。里面的人影动了动,原来两只手托着镜子, 现在抽出一只手托着下巴,看了一会儿,又把另一只手腾出来,小幅度地挥挥手,镜子直接用咒力浮着。


青沼瞬没有声音地笑出一丝气来,不再分心了。朝比奈觉致力于让镜子反射得更清楚些,至少线条边界要再分明点,他还蛮喜欢这个课题,虽然没有什么画画搭木块那么好玩,但可以同时观察班上的其他人,还算有趣。


一说倒也没什么好看的,只是平时习惯的东西一仔细观察起来总是会发现点什么新奇之处,而朝比奈觉也是个不喜欢无聊的人,单单造个镜子,也太没味了。


青沼瞬是极容易令他沉迷的。朝比奈觉看着看着思想就能跑偏,仿佛罩了层白雾的影像就像他们的关系一样暧昧不清,他有时候停顿,不知道是该先提升清晰度还是先完善外形。他想要看得更清楚些,能观察到极其微小的动作,观察到他平时没有发现过的地方,但又想保持现在的美感,把外形尽量造得圆润。青沼瞬的身影在这一小块圆圆的区域里,像纸上的颜料渗了水一样边界晕开,黑色和肤色,与校服的蓝色和白色在相接处小小地交融延伸,天然的混色。泡在水里的人偶尔动一动,都像在水中沉浮,说不定还泛着波纹。


他是真的慢慢浮上来了。朝比奈觉向左边抬头,那是一个清晰到他有点没缓过来的青沼瞬。朝比奈觉放下手中的东西,对视几秒,只说出一句:“出去转转吗?”




背靠树皮是真的没有躺在草地上舒服,至少硌得头疼。青沼瞬偷偷往前挪了一点,使自己和树干间留有一层空气,也在朝比奈觉不注意的情况下离他近了一点,反正已经够近,再加这么一点也没什么关系。他是低估了朝比奈觉的洞察力,那个人随着往后退,甚至比他进得还要多,引着他又一步步往前,他趁着间隙漏出点笑声,照着对方意思索性一推,两人坠在巨大的宽叶植物丛里。


“嘿——你这家伙。”


朝比奈觉笑着挑着眉毛假装生气呢。他的眼睛红得比平时要暗些,因为有叶绿的影掺在里面,“不和你闹了。”


“哎,谁提议的‘出来转转’?”


表情还是很缓和,他好像从来都没怎么有过多锐利的表情。青沼瞬往旁边一倒,和朝比奈觉一起躺在草丛里,细长的草扎得他脖子痒,过一会儿就适应了。


朝比奈觉的头上是垂下来的巨大叶片,叶尖垂得往里卷起了点儿,这些植物在他们一半的身躯上投下阴影,他们看不见太阳,只看得到好像在微微发光的叶片,绿色的底,浅黄的脉络,还有边沿的黄绿色,斑点的黄绿色,条纹的黄绿色,看起来并不很长得好。他眼前还是刚刚的青沼瞬,留到后颈的黑发冒出个尖,头部与颈部交界的那个地方,他刚才想把手按过去。


他是觉出心生了一点芽的,不单是因为制度的压迫。那点东西借着青沼瞬的力量——不是他的——发了很多枝蔓,绕着刺着从他的体内穿透了整个人,没有叶的四处发散的黑色树枝,黑色的藤,刺得他浑身流下血来,动弹不得,挣脱不得。


但这是何等扭曲的枝蔓。


朝比奈觉看得眼前青沼瞬的影,跟在水中一样,在水深处,而他在浅处。但是水面不在他身后,在前面,青沼瞬慢慢沉下去,却又像往水面上浮,忽而在那边的水面上驾着舟摆着渡了,白色的船底游移过去,这会儿好像朝比奈觉真在水底。


往常朝比奈觉不作这种幻想。青沼瞬也不会作,但他能力出众,他富有知性,他深知自我,他见得了枝蔓。这枝蔓是借着他的,他不存在,自会有别的枝蔓代替,包括曾经的所有痕迹。所以青沼瞬不作希望,有什么好希望的呢!连他的强大甚至都带来了祸患。


朝比奈觉是不想管其他的,他是只论现在的人物。人们老是想还没到的东西,夏天的被炉,冬天的烟花。他翻过去,以一开始的姿势调转角色,看见青沼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逐渐生动鲜活起来,像他的性格一样爽朗温柔亲近得过分。




青沼瞬按住朝比奈觉后脑与颈部交界的地方,稍抬下巴仰起脸,朝比奈觉就迎了过去。


比如春天的落叶,秋天的雪融,这就很适合现在。

评论
热度(3)

© 盐渍五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