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跃型爬墙/回坑选手

盐渍五竹

K漏/你有事瞒着我是不



因为是融合了很多不同人的实例所以依旧是我流校园趴我流K漏(。二位和我一起升高三了可喜可贺x
可以看作之前的那个的续叭    看个笑话






“你看看这些人跑得这么快,一个个都他妈给我抓去参加运动会。”

课间操宣布解散的声音还没完全散掉,某些人已经飞跑出了操场,从左侧出口上去划线一样一直划到右侧消失,KB惊叹这速度,想起一两个月前结束的运动会在准备阶段时根本没有人报名的状况,挤在人群里跟哦漏讲话。两位老年人跟不上或者说懒得跟上年轻人的步伐,在人群一股劲冲向楼梯的时候散步一般地走在后头,闲聊着荡到被人人人从人人众人堵住的出口,看着前面的人爬满楼梯跟爬长城似的。

“全都抓去跑三千,大家都是运动小能手。”

哦漏没什么卵用地用手遮着左半边脸假装在说悄悄话,实际上完全是平时的音量。实在太挤,人群蠕动得比蜗牛慢,边上人和后面的人打闹不小心撞到哦漏左肩,撞得他往前一个踉跄差点踩到前面人的后脚跟,不好意思跟人搭话,他就死命往KB旁边缩,反正KB不会怪他挤。

“那我们学校还真是,人才辈出啊……”KB绕过绿色的大垃圾桶,“你挤我干嘛我又不是墙?”

哦漏决定收回刚才的想法,他缓步踏上台阶,拉一把快要失去平衡的KB,钻着人群里的空子走,比之前快了不少。终于走到上面,左边是食堂,右边是回教学楼的路,哦漏表现了一下自己的迟疑,KB装作没看见,哦漏眯着眼睛说:“我们去食堂玩玩吧。”

“去个鬼,走了走了回班了下两节数学连堂啊他肯定要提前来教室上课的。”

KB等都没等直接走,哦漏小跑着跟上来了,“你看他们都去,我都没去过,这么新奇不试一下吗?”

“你想像上次那几个一样与班主任来一次命定的邂逅?”KB一句话把哦漏给噎回去。最近一段时间趁课间操去食堂的特别多,逃操的也越来越多,可能是因为十一月末这种又冷又热又适合睡觉的天气使大家感到饥饿。学校奇妙地根本就没有强调过,倒是各位班主任有稍微管管,不过就跟学校管高三集合迟到一样完全不起作用。

但他们班的班主任去食堂不是抓人的,而是真的去吃早饭的。抓到三个同学的那天当即让他们三个在教室为大家演示俯卧撑的二十种做法,全班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KB和哦漏都算比较守规矩,甚至连课间操留在教室都不怎么有。只有一回实在懒得去,两个人就在教室躲着写作业,因为争论题目争不过哦漏,KB在班主任回来时当即跑去办公室。

“老师,我举报他不去做操。”

哦漏感到迷茫,并举报了KB。

班主任感动万分,罚他们两个一人给班里买五包草稿纸。

两位乖人每次回班都慢得最后才进教室,当下一节课是数学的时候,哑嗓子的老师往往带着烟味刚刚开始讲课。

不过这次还算快,可能因为他俩路上没怎么聊些杂七杂八的事,大多数时候KB会打断哦漏的“哎我说……”,少数时候哦漏会打断KB的“啊我想起……”,然后在互相推让的“算了算了你说你说”中结束对话,哦漏有点困惑,就问KB你到底要跟我讲什么玩意儿?

KB头摇得跟磕了药一样地没没没,进了班级门把哦漏往前推一推,自己往后边走了。两个座位一个在右上角一个在左下角,刚排好座位的时候KB的脑中总是飘过诸如“哇这一切都是命运的造化”一类的句子,直到哦漏过来拍他脑壳喊他吃饭才一边应一边收了笔站起来,搭在哦漏身上半拖着走。

食堂这个大家渴望又痛恨的地方还搞了个像大酒店一般的名字叫“聚○楼”,光是外墙上就有两个地方贴了这个三个字,两个门口上方还有个可口可乐赞助的红色广告牌印了大大的“聚○楼欢迎您”。外观老旧程度不低,白色的长条形瓷砖在新盖了不到一年的第三楼和其他楼层之间有明显的颜色分界。当然这新三楼是基本没人会去的,传闻说里面贩卖西餐,但价格贵上天,二楼无非是比一楼多了奶茶卷饼之类的小吃,以及大概是老师们会去的什么“甘○厅”,哦漏和KB有一次在某个老师进去的时候瞥见了内部,看上去金碧辉煌貌似还有水晶大吊灯,KB喝着面汤感叹学校的资金去向真是奇妙。

尽管有两三层,位置还是太少,来得晚的免不了有人得站着吃饭,尤其是晚上。数学老师不仅早到,还连堂,不仅连堂,还拖堂。中间仅仅休息的五分钟使这一大节课长达一小时五十多分钟。不知道是不是有数学结界,只要是数学课,学校广播往往不在高三楼响起,没有了干扰的老师总是忘我忘时。偶尔会像这次一样,他掐点掐得非常好,拖到了食堂人都快要走尽,为大家免去了排队之煎熬,实在是用心良苦。KB和哦漏中午赶到的时候,菜已经差不多没有了。

吃啥?只能吃粉呗。

卖粉窗口的阿姨用口罩上方的眼睛投来热切的目光:“汤粉拌粉,同学?”

哦漏把KB往前面推,“你吃什么我跟你吃一样的。”

KB也想往后缩,哪知道哦漏快人一步。他稍微抉择了一下,点完了哦漏就跟着强调了一句跟他一样,卖粉阿姨微微一笑,快速娴熟地放好了KB忘了不要的萝卜干。

KB脸上笑眯眯,吃完把哦漏拉到零食窗口买吃的刚好还刚才一并刷掉的粉钱,哦漏一再推脱说自己饭卡没钱了,认命地放上刷卡机,结果机器坏了,他感激涕零。

卖零食的阿姨让他们用旁边这个,哦漏立马不了不了不买了转身就走,KB走两步回头看了一下,坏掉的机器突然显示出数字来,一百零六点三。

KB快步追上去猛拍了一下哦漏的肩然后环住脖子:“你他妈有钱还不给我买糖吃!”

哦漏被带得往前冲了几步才稳下来,针对KB今天无数次的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欲言又止发出疑问:“得了吧,你有什么惊天秘密告诉我?”

突如其来的问句甩得KB脸疼,他完美诠释了什么是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匹,在他眼里哦漏看上去就是实则比老狗还稳了。这个时候的寒叶前几天也差不多飘零完了,都没有一片愿意来洒他的脸的,寒风倒是有,还挺大。他高二下学期假装开玩笑跟哦漏说的话也不晓得对方还记不记得,当时哦漏一句“你吃多了吧开什么这种玩笑”顺道抄起了伞让居高临下的KB以为要被他打,实际上哦漏只是甩甩水而已。而他们都不相信对方会从自己这里看到什么,事实上因为都太明白反而完全不搞懂了。

KB摆出一副没有没有就不告诉你的架势,并维持着这种架势直到午休时间结束,直到晚饭结束,直到晚自习结束。KB要到操场走几圈,一本正经地说:“我昨天晚上跟月亮讲好了!”哦漏怜悯地拍拍他的肩,表示你放心吧我会陪你减肥的。但哦漏收拾东西实在太慢,KB催他催得都快要长花了。

时间根本就不晚,下晚自习到他们出教学楼才过五分钟。哦漏把校服领子立起来拉满拉链遮一遮冷风,缩着走到操场。

晚上下晚自习后没事绝对不要到操场闲逛,这是无数前辈的忠告。如果说爱情是一头大象,哦漏和KB已经看到很多只疾驰的大象了。大象的头数足以与其他来正经跑步的人相当,KB啧啧啧了几声说他们还真是闲情逸致,并沿着跑道内沿走了起来。

“你怎么不跟他们一样跑步?”

“我累。”

KB悠悠闲闲吹凉风,哦漏怀疑他是不是根本不怕冷,除了冬季校服外套里面只居然穿了一件。十二月都快到了,冬天都要到了,再等到那时候就什么都得被冻住了。KB要是还这样估计得变成冰雕。

今天的月亮挺满,但是还差那么一点点。这种城市里红红紫紫绿绿的天看不见什么星星,哦漏就看月亮,并单方面跟月亮讲好下次再也不来。他加快速度走到前面去,从没有了网的球门侧边穿过去。

KB就叫哦漏,叫他等下他,问他是不是赶集走那么快。哦漏好像听得模模糊糊,回头只看得KB在讲话,KB就犹犹豫豫地像讲什么惊天秘密一样又讲了点什么东西。

但是声音太轻了,还没走出个十万八千微米就碎在了风里。

评论(10)
热度(44)

© 盐渍五竹 | Powered by LOFTER